丹·布朗:科学和宗教讲的是同一个故事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16 14:13
  • 人已阅读

丹·布朗在宗教环境里长大。他说:“我母亲是当地圣公会教堂的风琴手和唱诗班领队,所以小时候我基本可以算是个基督教徒。同时,我又生活在一个由来自全世界的学生和机构所组成的校园里,他们带来了十分广阔而丰富的宗教类型。”对一个孩子来说,在学校里长大显然会有很强烈的学术情结,正是这种环境,让丹·布朗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对知识感兴趣。他到现在都记得,自小学习对他而言就是件好玩的事。他父母也鼓励他探索各个宗教理念之间的不同,并提出尖锐的问题。

和他笔下的罗伯特·兰登教授一样,丹·布朗很小就对符号和密码着迷。从第一次在本地的共济会会堂里看到那些神秘符号开始,他就迷上了这些东西。之后,他的兴趣就被逻辑学占领了,因为它使用的是一种高度抽象的语言。升到八九年级开始学习天文学、宇宙论以及宇宙起源的时候,他问了牧师这么一个问题:“我搞不懂了。书本告诉我宇宙起源于大爆炸,但是宗教却告诉我是上帝在七天里创造了一切。究竟哪一个才是对的?”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:“好孩子不问这种问题。”一束光熄灭了,丹·布朗觉得《圣经》一点道理都没有,还是科学更可信,就此离开了宗教。

在大学里,丹·布朗选修了不少科学科目,比如天文、物理、宇宙学、心理学。在转去英文系之前,他在地质系待了两年。然而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学的科学知识越多,他就越发现物理像玄学,数学像虚数。越往科学里钻,就越觉得世界深不见底。他的感受是:“哦,原来科学也同样有其秩序和精神层面。”现在,他至少弄明白了一件事:科学和宗教只是两种不同的语言,它们讲述的是同一个故事。

有音乐底子,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作者

读英文系的时候,丹·布朗的时间只够用来读指定书目,主要是古典文学。他最喜欢的是莎士比亚、约翰·斯坦贝克,以及博尔赫斯的魔幻现实主义。现在,他基本只看非虚构类书籍——既为研究,也为乐趣。小说类中,他比较喜欢看惊悚小说,而且它们必须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在开篇就能牢牢吸引他。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喜欢威廉·福克纳的《喧哗与骚动》,但努力尝试后,结果还是不喜欢。

在学生时代,他写了一些短小的故事,但要说写一部完整的小说,他想都没想过。毕业后,丹·布朗成为一个音乐人,因为他那时候觉得,比起写作,音乐更便于社交,也更好玩。但很快他就发现,自己更享受独处的时光,更愿意成为一名作家。

“从音乐人到小说家的转变,这么说吧,挺搞笑。那会儿刚刚感觉到可能音乐和洛杉矶都不太适合自个儿——我住在好莱坞林荫大道,邻居都是搞重金属音乐的。我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——作为一个在学校里长大的人,我连一条蓝色牛仔裤都没有。于是我给《艾克赛特校友》杂志写了个故事,主角是一个住在音乐产业中心地带的极客书呆子,故事的名字叫《日落大道的常识与优点》。”

他写这个故事纯粹是为了好玩。故事发表后,丹·布朗接到了来自纽约的一通电话。有一个家伙在电话里说:“我很喜欢你的观点,也喜欢你的写作风格。你来纽约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,我请你吃午饭。”

下一回去纽约的时候,丹·布朗给那人打了电话,那人果真请他吃饭。丹·布朗给那人讲故事,他就跟丹·布朗说:“你应该写小说。”丹·布朗回答说没法想象自己能写小说,那家伙从桌子那头看着他说:“听着,我在这个行业里做了很久,你是个会讲故事的人,我能分辨得出。将来总会有那么一天,你找到了你想写的东西,然后你会写出一本小说来。”丹·布朗那时还将信将疑,他回答:“好,好的。见到你很高兴——疯狂的老家伙。”然后就回了家。

在丹·布朗看来,音乐就像液态的数学——一种流动的结构。它那艺术性的美感,来自艺术家如何运用那些最基本的规律。他觉得其实作曲和写作非常相似,其核心都由情绪的积累和最终的释放构成。另外,音乐和文学都非常看重节奏、调性和结构。他说:“我确信,有音乐底子,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作者。后来,我出了一张名为《天使与魔鬼》的cd,又写了一本名为《天使与魔鬼》的小说——我所有的‘天使与魔鬼’项目,都源自我想在自己的生命中平衡科学和宗教的欲望。我总是纠结于理解科学与宗教之间看似存在的矛盾与对立。”

我对权力着迷,特别是隐藏在暗处的权力

写第一本小说的契机,是因为丹·布朗读到了西德尼·谢尔顿的《末日追杀》。这本不厚的书给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了他从未有过的阅读体验。在大学时他是上过创意写作课程的,“但他们总想让你写点儿你知道的东西,而且我从来没有将情节展开,再加点角色”。

上一篇:奔跑的小狮子

下一篇:我的梦苏醒了